2017/5/7

绝非偶然的 “那一坐”

记忆中那是一个晴朗的一天,我怀着悠闲的心情从三楼住家沿着楼梯走向一楼大厅,准备去阅读一些报章杂志。刚走到一楼楼梯口,迎面走过来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年男子,那张笑盈盈的脸现在都还记得。他的手里拿着一些小册子,客气地对我自我介绍说:"我是张牧师,,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去那边坐坐"。我的头很自然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大厅的一角,每一个周末都会被我们中国牌迷牢牢霸占的那个角落,此时却围坐着一些科学院的学生。墙上临时贴着二张歌单,一位和蔼可亲的中年妇女正在照着歌单教他们唱着。出于礼节,我走过去坐了下来,侧身问旁边的人教歌的人是谁,回答说是"牧师的爱人"(我们那时还不知道可以称牧师的爱人为师母)。我没有跟着唱,心里只顾想着牧师为什么没穿长袍。

跟大多数从中国大陆来的人没什么两样,我当圣经是童话,当信耶稣为从了洋教罢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那一坐"绝非偶然! 没有"那一坐",我怎么可能听到福音?有了"那一坐",神便借着师母,将他的话语以诗歌的形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而这最终成了我归家的路标。

我并没有立刻就参加崇拜聚会。直到有一天,我深深地意识到自己正在面对的一件事彻底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便在事发的当天,在回家的路上,想着之前所听到的诗歌,开始向神呼求。感谢神,他是信实的!他果真救我毫不延迟。我寻找,果真寻见;我叩门,他随即开门。若不然,我在以色列的生活,定会象断了线的风筝随风狂舞,直到粉身碎骨,何以谈喜乐,何以道平安?

离开以色列刚到加拿大时,人生地不熟,我一边要应付安置居家的繁杂事务,同时还要照顾在以以色列出生,几个月大的女儿。她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毫无育儿经验可言,先生工作又极其忙。面对生活的挑战,过去在以色列与弟兄姊妹一起敬拜神服事神的喜乐,成了我战胜困难的有力武器。神无数次地让我从过去他给我的恩典中再获力量,以至于我可以跨越刚到加拿大时那种异乡异客的艰难。

至今都难以忘怀在特拉维夫教会跟弟兄姐妹们一起度过的那个迎新春晚会。当时我带着大家做了一个游戏,那是一个不准说话,只能用肢体语言去表达成语含义的游戏。台上的人使出了全身的解数, 手舞足蹈地暗示台下他的队友们。台下所有的人因着听到大相径庭,截然不同的成语解释而早已笑倒了一片! 有笑得直跺脚的,,有笑得直不了腰的, 有笑得直抹泪的,有笑得左右摇晃的,有笑得猛拍旁边人肩膀的......望着那一张张开怀大笑的脸,我心中充满了对神无限的感恩!

我们彼此原本毫不相识,却能因着同一个天父,而成为情同手足的好兄弟、好姊妹。天父用他的大爱亲自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用满怀的爱与欢心,彼此洗去我们背井离乡的愁苦与孤寂。我的眼前看到的是一张张无比喜悦的脸,我的耳朵里听到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声笑语,空气中弥漫的尽都是主爱的馨香!如此的让我陶醉,使我感恩!

以色列的日子还是历历在目! 那里有我无限的回忆,和最初与神相遇的美好经历。感恩的见证实在不需要去挖掘,记忆的闸门一经打开,澎湃涌流的都是神恩典与爱的确据! 感谢天父,他拣选了我,他知道我的无助,他没有抛下我不顾。我们当时在以色列的所有弟兄姊妹有一个共同的心声: "来到以色列, 不是偶然的!"

阿爸父啊, 我永远感激你!

xf

2017/4/11

登山者的感悟

20171998 一个简单的算术,让我意识到已经从以色列回来将近20年了。而神带领自己从1988接触福音开始,到今天成为一个牧者已经30年了。我感觉就像一个登到半山的人,回头一望,才发现自己经过了那么长的一段看似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路,而且,每一步都在神的计划中,每一步都有神的恩典。回顾过去的30年,才发现神的安排竟是如此的奇妙,基本上是以10年为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目的,非常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 第一个10:福音的种子(神差遣天使传福音给我,埋下福音的种子)
1988 年,一个美国的传教士Greg Brunk 来中国天津传教,恰巧,我的一个基督徒同学认识他,于是介绍跟他学英语。他就每个周末都来我家教我福音书,风雨无阻。我当时的小算盘是,反正是学英语,不在乎用什么课本学。Greg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睛。不是因为颜色,是他的眼神里那种平安是我所没有的。

俄国的作家契诃夫写过一本书:装在套子里的人。我当是的感觉就是这样。我是个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内心的人。其实,那个时代,残酷的阶级斗争,已经让绝大多数中国人习惯于发一个声音,强行把自己人性的东西遮盖起来。

但这个年轻人眼神里表现出来的那种平安,让我感到他背后有一座极大的靠山。这种力量让他能够无所畏惧地敞开自己。让我感到惊奇,也感到羡慕。我就说,这样的生活该是多么轻松啊。我将来一定要像他一样,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是因为有耶稣基督在他里面,他眼神里才能有这样的光彩。不是因为他是美国人。神说:

【约十四27】「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

有基督,才有基督的平安;没有基督,就没有基督的平安。主的同在,乃是真平安的根基和确据。我们若在基督以外,被任何事物──包括自己、世界、道理、规条等所困住,我们就没有平安;只有脱离一切属世的缠累,才能有平安。

经过一年的学习,我通读了卷福音书。在英语的听说上也有很大提高。接着就是89 年,Greg 回到美国。

从那以后,我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心,我就以为自己是基督徒了。也时而去三字教会,时而去家庭教会。还总觉得自己才是正宗的基督徒。这样,一晃就是十年。在这10 年里正赶上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了一个程度: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还有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全民经商,没有人再安心在国企里拿死工资。我那时每月的基本工资是72 元人民币。加上奖金等福利,每月可以领到150 元左右。在国企里算是福利好的了。对比深圳的港资企业,简单的工作,每月就可以有1000 元港币。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深圳,几经周折,在一家港资企业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一干就是年。

在这3年里,我以为我是在赚钱,实际上,在工作中,神让我学会了广东话,也在跟香港老板和同事的磨合中,学会了怎么跟他们合作。为将来在加拿大三言两语的教会里侍奉,做好了准备。

这时,内地也纷纷建起了开发区。收入也跟深圳差不多了。于是我又回到天津。但是这是我的心已经不再满足于每月那点儿死工资了。一心想着挣大钱。

【太六24】「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财利的意思)。」

天国子民是主用重价买来的,我们不再是自己的人了,乃是属神的子民。但我们的心若是向着地上的财富,它就会霸占我们的心,成了我们的主人,叫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它的支配、奴役。

所以,我认为自己在这10 年里,还是在侍奉钱,没有侍奉神。虽然神把福音的种子埋在我里面,但我并没有让祂发芽。


  • 第二个10:匠人手中的瓦器(神带我到以色列,接受一系列培训,包括:带领查经小组,建立教会。 回国后又接受企业训练:包括团队合作,匠人精神等)
1997 年,天津市外经局招收赴以色列劳工,需要一名领队兼英语翻译。曾经跟传教士学习过一年口语的我,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报名参加了考试。面试的是一位犹太人。只记得她个子矮矮的、脸方方的,没有一点儿笑容。语言简练得近乎吝啬,好像多说一个字就会丢一块钱一样。跟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特简直一模一样。看着考官的样子,再加上自己根本没做过什么翻译工作,真的觉得没什么希望。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是怎么面试的了。反正觉得如果能被录用,那就是神了。没想到,神迹真的发生!几天后,竟然收到录取通知,外经局的负责人告诉我。考官就是雇主本人,而且,她只选中我一个人,真是神奇。

当时我是觉得非常幸运。其实,我没有意识到那是神的安排。而且圣经上明明写着,我也读过:

【路十二6】「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么?但在神面前,一个也不忘记。」
【路十二7】「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

1997 月,我满怀着淘金的热情,来到以色列。一下飞机,就觉得以色列的天空是那么蓝,蓝得看上去像画一样。在看到街上到处可见的穿黑衣,带黑帽的法利赛人,还有留长鬓角,挂长穗子在裤子上的拿细耳人。整个大地都被一种浓浓的、神圣的宗教气氛所感染。

到驻地没几天,红海的John Pex 就来到工地探望我们,送来圣经。然后,Beersheba 的曾永辉牧师(2009 年已经回天家),他和沙沙(教会驾车的弟兄)就接我到教会。一聊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跟着牧师到处寻找中国人的驻地。找到以后,就跟他们查经。那些中国人平时除了干活儿挣钱,吃饭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活动。当福音临到的时候,他们就好像干涸的土地终于等到了雨水一样,听到就决志,信了就洗礼,而且非常虔诚。

1998 17 日,我在耶路撒冷接受洗礼,当曽牧师和张牧师(位宣教士)把我从水中拉上来的时候,我觉得眼前一下子豁亮起来,我知道,这一刻,我已经成为神家里的一员了。

曽牧师离开以色列以后,张牧师继续在以色列服侍,我又跟张牧师一起,探访中国工人,带领查经小组,后来又跟着牧师师母,成立了特拉维夫信、望、爱教会。在此期间,我也跟着牧师走遍以色列的各城、各乡。从南面的红海、中部的死海、耶路撒冷,到北面的加利利、戈兰高地。把福音带到中国人那里。

现在回想起来,神在使用人以前,都是先栽培,琱琢,就像祂自己所说的:

【耶十八6】「耶和华说:以色列家啊,我待你们,岂不能照这窑匠弄泥吗?以色列家啊,泥在窑匠的手中怎样,你们在我的手中也怎样。」

从以色列回国以后,我侍奉的热情高涨,曾经想过去读神学。但神却把我放在一个日本著名的企业中年半的时间,让我学习顺服的功课和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处的功课。

大家知道在日本产品的精细程度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德国产品能与之相比。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日本人的顺服精神。我讲的是顺服,不是服从。顺服是从心里发出的那种东西。服从是被动的,是被迫的,是表面的。

有一次在《锵锵三人行中》窦文涛讲:不是只有我们中国有造假的,日本人也有造假的。只不过日本人造假被发现以后,会到媒体前给人民道歉,那种羞耻感,使人觉得他们切腹自杀的心都有。而且,倾家荡产地给受害者进行赔偿。2001 年我在日本接受培训的时候,就亲身经历了当时一家最大的奶品公司,在被新闻曝光把国产牛肉的标签贴到进口牛肉上面。当时一公斤日本产牛肉是进口牛肉的价格的倍半。被媒体曝光以后,全国所有的商店把他们公司的所有产品(我知道的主要是肉制品和奶制品)拿下货架。然后就是公司老板带领一队负责人每天给国民鞠躬道歉,积极赔偿。不到一个月公司倒闭。所以,日本人造假的事件非常少。

日本人的团队精神,对公司的忠诚和荣誉感,对产品精心琱琢的匠人精神,让我从刚开始的钦佩,经过年的严格训练,变成自己本身不可改变的规矩。

  • 第三个10:从中国到加拿大(继续培训:包括建立查经小组,建立教会,完成神学训练,努力工作的同时,关注他人的感受。)

日本企业特别注重员工的业余生活。除了员工在公司里,三餐全包以外,公司还出资修建了足球场,并因赞助天津女排,或准租用天津体育局的网球场。要知道,当时这个网球场是仅供网球运动员训练和市级领导锻炼之用的。而我们公司的员工都可以每周一次来那里打球。当时我是每周必到的。繁忙的工作,加上丰富的业余生活,让我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和公司同事一起度过的。别说去教会,就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都非常少,整个变成了一个日本人。

在这个时候,神的引领又来到了。

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我们家附近的幼儿园我都调查了一遭,没有满意的。口碑比较好的幼儿园,离家都比较远,而且价格很贵。一个念头突然出来:听说加拿大的幼儿园蛮好的,而且是免费的。为甚么不尝试一下移民呢?(到加拿大以后才知道,幼儿园是收费的,但我们是新移民,属于低收入人群,有补助,所以也可以说是免费)说干就干,准备雅思考试,准备移民资料。其实,2003 年的时候,加拿大的移民基本上冻结,成千上万的个案积压在移民官的文件柜里。没想到的是,我的资料递上去仅个月,就接到补充材料通知。当时,我也不懂补充材料就是意味着移民申请基本通过。我又放在那里个月,在中介公司不断催促下,快到个月期限的时候才把补充的资料寄给使馆。然后,就是体检,领签证了。

当时,周围的朋友,好几年前申请的移民,到我们走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消息。这又是一个神迹。

到了加拿大,一下飞机,就有张牧师安排的一对夫妇来接我们,把我们拉到租住的地方。于是,我们就在一家教会安下家来。而后,就是漫长的学英语、找工作的旅程。

感谢神,我们2004 月到加拿大,2005 年初,经济就开始复苏。然后就是石油业蓬勃发展,工资,房价飞涨。那时,我们搬进了一座大楼。我们是第一家搬进的,接着又有5家中国人搬入,再加上附近楼的几家中国人,在我们家就成立了一个新生命的查经小组。后来,就经常邀请牧师和同工们到我们家带领查经。再后来,我们就以这几个家庭为骨干,再加上一些英语班的同学,成立了国语堂。

2005 年初的时候,经一位长老介绍,我进到一家英国的石油管道设计公司工作,在我刚进这家公司的时候,只有很少几个中国人。我所工作的部门只有我一个中国人。由于以前在日本公司养成的工作习惯,一上班,就干个不停,下班也不走。搞得同事很奇怪。后来才明白,当我在那里埋头苦干的时候,就失去了和同事沟通,交流的时间,也给其他同事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于是,我就开始注意观察其他同事干什么,也学着他们。早上一来,先端杯咖啡,各处转转,逢人变打招呼,有新闻就分享一下。什么话题都没有的话,天气,英语发音方面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在加拿大工作的这10 年,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能够去体会别人的感受。不再是一个强烈发表个人意见的人了很多时候,我们在团队合作的时候,如果我们在表达我们意见的时候,用一种谦和的态度。就会给别人有表达的机会,也许会有更好的主意出来。当大家共同侍奉神的时候,其实,很少有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好和更好。

【弗四2】「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
【弗四3】「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2008 年下半年,美国金融危机,导致各大石油公司股价暴跌,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卡城各大公司裁员,我不得不辗转工作在温哥华、多伦多的公司。2010 年初,市场开始回升,我才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回到卡城后,就在我家附近的教会聚会。

在教会,神又让我有机会跟牧师学习怎么建立小组,怎么管理教会。并花了年的时间,修完了空中神学院的全部课程。

公司的薪水和福利都不错,每年都可以有次外出度假的机会。一次国内,一次国外。舒适的工作和生活让我把侍奉神的事情放在有时间才做的位置。2013 年末,很偶然的一次市场调查分析中,我发现了加拿大石油的危机,并在公司的一次小范围的会议中做了报告。引起轰动。

报告中的数据说明,石油产业,特别是加拿大的油砂将面临70 元甚至是50 元的考验(当时的价格还是97/桶左右)。果然,到了2014 年,油价开始大幅下跌,甚至跌破40 元。大裁员的浪潮来临。2015 月,一年多的时间处于裁员压力群体中的我,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那一天,我就觉得是如此的轻松,天空看上去也觉得比以往深邃很多。

  • 第四个10年开始:蒙召做祂的工人

失去工作以后,太太为了照顾我的情绪,给我报了伸展课程,压力减轻,再加上老师正确的指导,近年来背疼的毛病竟然没有了。感谢神!

月的卡城,天气非常好。拿着公司给的遣散费,政府给的保险金。可以一年多的时间不用上班。于是,我就前院、后院忙个不停。油漆了围栏又油漆露台。累了,就躺在吊床上晒太阳。喝着茶,看着小松鼠在绿油油的草地上跑来跑去。感觉就像生活在伊甸园里一样。

忽然圣经上的一句话就临到:“你爱我比爱这些更多吗?”

这句话像当头一棒把我打醒。回想几十年来神的引领,神的琱琢,训练。是要我为祂所用,是要我去传扬福音,让迷失的羊听到神的声音,并把他们带回到神家里。不是让我在这里晒太阳。可是从哪里开始呢?

神真是奇妙,祂对万事都有安排。

2016 月,牧师退休,很快就有弟兄姊妹鼓励我申请做神召会的传道人,当时,我非但没有感谢神,反而是作了难。因为我还有一年的福利没有拿完。就是说,我可以一年的时间不用上班,还能有收入。如果去做了传道人。收入低不说,还得随传随到。难道我这一年的带薪休假不也是神赐的恩典吗?这也是我10 年努力工作的报酬啊。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神的话又临到了:

【路五10】「他的伙伴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也是这样。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
【路五11】「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

当时彼得他们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他们撇下了什么?渔网,渔船和所有的赖以养生的工具。难道当神呼召我做祂的工的时候,我还去计较这一年的带薪休假吗?当然,我考虑的不仅仅是这一年的带薪休假,还有卡城的石油经济从来都是上上下下的。现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我接受了神的呼召,哪天油价上去了。在优厚的薪水和福利的诱惑下,我是否还能像别的牧师一样,安心地侍奉神、服侍会众呢?要知道,在经济好的时候,一份专业工作,干上3-5 年,可以顶一份普通工作干上10 几、20 年的收入。

感谢神!经过几个星期的反复祷告。神终于让我放下属世的东西,接受了祂的使命。

在这里,我也恳请正在读这篇文字的弟兄姊妹继续为我祷告。川普批准了Kenstone 管道(加拿大到美国),联邦政府和BC 批准了阿省到BCTrans Mountain 管道(阿省到BC出海口),在加上通到魁省得EnergyEast pipeline(阿省到魁省炼油厂)。客观上已经为卡尔加里的再次蓬勃发展铺好了道路。对阿尔伯塔是大好的消息,但对我们阿省这些以前从事专业工作的传道人的信心也是一个考验。让我们一起努力,为神做那美好的见证。

  • 回顾
神让我从学习英语的动机开始,然后接触到美国的宣教士,学习圣经,再到以色列工作,再到加拿大定居。一路下来,到今天把我训练成为一个传道人。这一切不是我开始就计划好的,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让30 几年的事情按着自己的计划发展。而且这个过程中有太多的偶然,或是说是幸运的因素。都是人所不能掌控的。实际上,神给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计划。关键是需要我们每天亲近神,经常省察自己的过去,通过不断省察,就能看到神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对自己的带领,就能看到神丰盛的恩典。

一切荣耀都归于神!

登山者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