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0

中国公民赴以色列十年多次往返签证申请指南出炉

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官方网站今日发布中以十年签证申请指南称,以色列将为以商务或个人旅游为目的的中国公民发放十年多次往返签证,签证类型为B2。该指南不适用于以工作、学习、探亲以及团体旅游为目的的签证申请。

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官方网站显示,中以十年签证有效期从签证颁发之日起至护照过期前六个月为止,最长为十年。中以十年签证持有人每年可在以色列停留累计不超过180天,单次可停留不超过90天。签证申请费为150元,如需延长签证,需向以色列内务部提交申请办理。

申请人不必特别注明申请十年签证,签证发放结果由领事决定。拥有美国签证或申根签证的申请人可不必提供资产证明。新签证不适用于以工作、学习、探亲以及团体旅游为目的的签证申请。

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官方网站同时声明,新十年签证护照过期六个月前签证失效,且不得转移至新护照。届时申请人需另行申请十年签证。具体申请要求可登陆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官方网站查询。

2016年9月26日,以色列驻华使馆发布声明称,自今年11月11日起中以双方10年多次往返签证协议将正式生效。根据协议,中国游客将可以多次入境以色列,每次在以色列停留不超过90天。早在今年1月,中以双方宣布实现持外交、公务护照人员相互免签。

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在9月26日的声明中说道:“过去几年,我们见证了中以关系在旅游、投资、学术和文化交流等多个领域的持续发展。我相信,在中以建交25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新的签证政策将提升两国人民的关系。”

以色列旅游部长亚利夫•勒文此前表示,十年签证的开启是以色列政府打开中国旅游市场的重要举措。中国是以色列旅游部重点关注的市场,以色列已采取有效措施提升赴以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仅2016年上半年,中国游客数量与去年同期比增长了45%,与2014年比增长了82%。在今年六月份,中国游客数量与去年同期比增长高达93%。以色列旅游部希望到2018年中国赴以色列游客人数增加至10万。

在2016年3月的中以创新合作联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双方宣布启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签署有关便利签证、联合科研、农业、高等教育、文化等领域的13项合作协议。

来源:以色列时报  2016年 11月

2016/11/8

中国“黑工”在以色列处境艰难

几天前,记者接到在特拉维夫做“黑劳工”的朋友小李专门打来的“告别”电话,倾诉了自己目前艰难的处境和忐忑不安的心情。

小李说,自己的三位福建同乡,已经因为他们的非法打工身份暴露,在10月下旬被以色列移民警察逮捕,估计过不了多久便会被遣送回国。“我也不知道自己明天的运气会怎样,反正能撑一天算一天吧。”
  
养家煳口才打工
  
年逾四十的“小李”,早已不年轻了,他和所有生活在以色列的中国劳工一样,穿着多年前在国内置办的廉价服装,干着以色列人不愿从事的辛苦工作,收藏起早已过期的护照和签证,在动荡不安的巴以前线,冒着生命危险圆着各自辛酸的“淘金梦”。虽然,他们那些“违法”黑工,大多形容消瘦,对未来充满惶恐,但在他们的身上,也同时持久而且强烈地保持着中国人所特有的顽强和忍耐。

小李五年前经当地劳务输出公司安排,从福建来到万里之外的以色列。此后,他先是作为农业工人,在基布兹(一种类似集体农庄的以色列特有农业组织形式)里踏踏实实地干满了两年劳务合同期。

在合同期满后,小李面前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拿着还不够偿还欠债的几千美元的血汗钱回国;第二,继续留在以色列淘金,还债之余维持全家的生计。尽管思家切切,小李还是和许多工友一样,坚定地选择了第二条路,爱面子的他说:“咱们出来一趟不容易,挣不了大钱就回家,对不起家里人,让老乡笑话。”

实际上,根据记者了解的情况,小李的妻子在家务农,两个孩子正值读书,而老母亲的身体状况也不好,小李当初之所以下定决心,即使借钱也要出国打工,无非为了支撑起这个家。

既然选择第二条路,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除了注定将与亲人天涯相望外,他的身份还要因为签证逾期和非法在以境内滞留,而沦落成为毫无保障可言的非法“黑劳工”。就这样,小李在以色列又淘了三年金。
  
中国劳工外语差
  
随着近年来中以双边经贸合作的开展,以色列已成为我国对中东地区进行劳务输出的主要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在以中国劳工规模约在两万人左右,其中属于“超期滞留”或“脱离关系”等情况的身份非法工人约占一半。

按照以色列有关规定,外籍劳工在获得签证并与个人所在外派公司签署相关劳资协议后,可在以境内工作两年;如需继续工作,必须回国重新申领签证;如若超过签证有效期限仍滞留在以境内不归,即视其为超期滞留的非法劳工。如果劳工脱离外派公司,在以境内自找工作也被视为非法劳工。

据以政府有关部门统计,目前该国境内约有26万余名外籍劳工,其中非法劳工约占18万左右。这些劳工主要来自罗马尼亚、土耳其、俄罗斯、泰国、菲律宾等国,从事建筑、农业、机械加工及家庭护理等行业。

业内人士指出,同其他国家的劳工相比,勤劳、细致、本分是中国劳工的优点,但文化水平低、语言能力弱则是中国劳工普遍和致命的弱点,这就制约了他们在竞争激烈的劳动力市场中难以获得与他国劳工同等的地位和就业机会。

一位在以色列呆了三年半,目前在一家餐馆打“黑工”的沉阳人小林告诉记者:“我们不懂英语和希伯来语,没有什么文化生活,封闭的环境使我们将精力都用在挣钱上,吃再多苦都不觉得。”但海外淘金之路个中艰难,岂单一个“苦”字可以了得?

以政府“围剿”黑劳工

三年前,也就是在此次巴以大规模暴力冲突爆发前,以色列劳动力市场相当红火。甚至在冲突爆发后的一段时间内,由于以色列拒绝巴勒斯坦人入境打工,更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外籍劳工市场的发展。但好景不长,持续紧张的安全形势直接影响到以国内经济的发展,以色列经济陷入建国50余年来最为严峻的境地。

自2002年上半年至今,以国内失业率一直稳定在11%-12%的高比率之间。为缓解就业压力,以政府去年决定将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动用一切必要措施将境内所有非法外籍劳工驱逐出境,并责成内政部和国家警察总局组建移民警察局,专职负责驱逐非法外籍劳工。

与往常“雷声大、雨点小”的整顿非法劳务市场行动相比,以色列当局本次驱逐非法劳工的态度非常坚决而且力度大。今年10月下旬,移民警察在特拉维夫、耶路撒冷、海法等地又逮捕了100余名外籍劳工。据移民警察局负责人弗雷德曼介绍,自2002年9月至今,已有2.2万余身份非法的外籍劳工被逮捕和驱逐。

关于此次行动,以总理沙龙日前在议会发言时声称,驱逐非法外籍劳工是缓解国内就业压力、改善国内经济环境的重要举措之一,并强调驱逐行动将继续加快进行。对此,批评人士指出,驱逐非法外籍劳工的政策不能从根本上改善以色列当前的经济困境。因为,外籍劳工的平均工资水平相当于以色列工人的30%-40%,对于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资方而言,都愿意使用“物美价廉”的外籍劳动力,而决不会雇佣对工作挑三拣四且总对工资不满的本国劳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动用强制性的行政手段是违反经济发展规律的行为,将不会在实施过程中达到预期的效果。
  
被捕三日即送回国
  
尽管如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沙龙政府驱逐非法外籍劳工的行动绝不会因为遭致批评而止步。据悉,有关部门已简化了驱逐手续的办理流程,使得一个工人在被捕后三日内即可被安排遣送回国。此外,移民警察局在各地的分支机构均加大了拘捕力度,经常性地对劳工密集区进行突击搜捕。

与那些希伯来语或英语说得相对流利且容貌与当地人无明显差异的罗马尼亚、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劳工相比,中国劳工与泰国、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劳工在警方的驱逐行动中无疑将面临更多的风险。

在以色列打工的中国劳工每月的收入从几百美元到一千多美元不等。据了解,在外面单干的“黑工”每月能挣上千美元的人并不在少数,但除了居住条件艰苦外,他们不仅要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干,而且还得提防移民警察的拘捕。

“身份非法”是困扰“黑工”的最大问题,因为身份非法,加之没有人身保险,劳工们得病根本不敢到医院去看,生怕身份“露”了。其实,无论是身份合法的正规军,还是身份非法的游击队,处于巴以暴力冲突漩涡中的中国劳工与当地人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安全威胁。

弱势劳工权益难保

去年4月12日、7月17日及今年1月5日,已先后有7名中国劳工在三次巴勒斯坦自杀性爆炸袭击事件中遇难。而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也时常可以读到有关中国劳工被巴勒斯坦不法分子打劫致伤的新闻。

此外,“黑劳工”间的内耗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实际问题,由于缺乏组织管理,因各种纠纷引起的偷盗、抢劫、斗殴甚至凶杀事件时有发生。有消息称,在以色列的部分中国福建劳工已经形成了类似黑社会似的帮会组织。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黑工”现象及其衍生的社会问题其根源在于国内劳务输出市场管理不规范。他警告说,“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甚至可以说是世界范围内较好的劳务市场,我国对其进行劳务输出的前景原本非常好,但由于一些公司过分看重眼前利益而进行非法运作,严重搅乱了市场规范,使得中国公司在以色列的声誉不断下降,如不及时加以整顿规范,将对中国未来向以色列进行劳务输出造成致命的影响。”

众所周知,绝大多数出国打工的人家境并不宽裕,他们往往举债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钱换得一纸工作签证,想在外国拼命干活儿挣钱。而一些不法分子则抓住市场和有关法规的空子,充当劳务输出中介,挖空心思狠赚昧心钱,严重扰乱了劳务市场的规范运作,进而导致市场脱离法律轨道运行。与此同时,这些不法中介的做法客观上刺激了一些劳工决心非法超期滞留或单方面与公司脱离关系到市场上自起炉灶。

其实以色列人也尊重这些“黑劳工”的权益和人格,认为他们挣的是血汗钱,对未来美好生活有着简单的追求。

来源:一天涯社区作者:柏林  2003年11月

(为保护采访对象起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2016/11/7

“黑身份”阻碍在以色列遇难中国劳工回国安葬

6月7日下午,加沙地带“加内-塔勒 ”定居点的温室蔬菜大棚外,刚结束劳累工作的工人们正在一间屋子里用餐休息,这其中,包括中国工人毕树德。

谁也没有料到祸从天降,一阵火光和爆炸声过后,这间小屋刹时变得血迹斑斑,毕树德和另一名巴勒斯坦工人当场死亡。

“那天下班比较早,回来就听几个工友说,出事了!出事了!但真没想到是老毕(毕树德),是中国人!”和老毕相识的一位中国工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我们只能默哀”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第一时间从以色列电台得知爆炸并有“一个亚洲人被炸死”的消息后,立刻致电中国大使馆,使馆方面表示,正在和以色列警方紧急联络确认死者身份。

这时,谁也没有想到真的会是中国人,根据记者了解,虽然定居点内有中国人工作,但还是泰国人比较多。

出于谨慎,记者为了核实消息,给该定居点熟识的一位中国工人打电话,得到的却是“中国人身亡”的坏消息。此时再致电大使馆,使馆方面也表示,已经确认遇袭身亡的是中国人,目前正在紧张处理善后工作。

和老毕相识的中国工友告诉记者:毕树德是吉林人,和妻子一起来的加沙,和这里其他中国人一样,他也是来打黑工的。虽然有同胞死了,但因为没有合法身份,其他中国工人并不敢出面。

“我们只能默哀”,这位中国工人说。

据记者了解,加沙定居点内中国工人死亡已经不是第一次,曾有中国工人在定居点内因病身故,但是包括此次遇袭事件,其他中国人甚至不敢出面报出死亡中国人的真实姓名。

“如果报真实姓名,我们都可能牵扯进去被遣返回国,但如果不报真实姓名尸体就不能运回国,我们很矛盾。”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国工人表示。

为6000元冒生命危险

据记者调查,在加沙定居点工作的中国人大多从事家政、小时工等工作。老毕从事的工作是在农业大棚的包装线上洗菜、打包,工作环境不错,天气炎热时还可以在屋子里吹吹空调。

因为老毕的工作技术性不强,只是体力活,所以工资相对低些,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而其他中国工人如果从事更具技术性的工作,工资大概在8000元左右,加上晚上、周末打些零工,“如果一月挣不到1500美元,就算是比较懒的”。

在“加内-塔勒 ”定居点工作的中国人告诉记者,其他以色列城市其实工资更高些,工作条件也更好些,但是打黑工被警察抓住的可能性很大。在定居点打工,虽然非常危险,但是警察通常挣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里打工相对稳妥,所以中国人就大量“迁移”到定居点工作。

巴勒斯坦伊斯兰极端组织哈马斯在袭击后几小时发表声明,承认发动了加沙地带的所有袭击,作为以色列人企图进入阿克萨清真寺的回应。此事件在周一发生,起因是以色列人游览耶路撒冷一个备受争议的清真寺。

但谁又能想到,这次,无辜的中国人成了巴以冲突的牺牲品。

来源:湖北新闻  2005年 6月

2016/11/6

中国劳工在以色列(一)寿司师傅玄勇

玄勇,山东泰安人,2010年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还在做招投标的他来到了这个遥远的国度,并成为了一名厨师,在次之前他没有任何相关经验。一晃五年过去了,他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交到了不少朋友,其中中国人居多,大部分都是留学生。由于和留学生住的地方比较近,他经常给学生们带好吃的解馋,大家都亲切地叫他玄哥。玄哥的当地朋友也不少,有的是在工作上认识的,有的是在Facebook上。现在玄哥在特拉维夫大学附近的一家寿司店工作,工作签证已到期,即将回国。

问:在以色列工作如何?忙吗?是否有休假?

答:和中国比这里报酬好,但也更累,在国内坐办公室可能轻松一些吧。我之前换过几家店,第一家餐馆倒闭了,第二家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办理签证,现在工作的这家老板人不错,从不拖欠工资,还有固定的休假,宿舍也是老板给租的,和另外两个中国同事一起住。店里的生意很好,中午晚上都很忙,基本上每天一袋大米(50斤),到了节假日就更不得了,根本无法请假,因为没人顶替。在这边工作留下的后遗症就是特烦店里预定寿司的电话铃声(笑),每次一响就知道又要做寿司了。

问:在以色列生活是否习惯,对以色列的印象如何?

答:刚来的时候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很新鲜。在这边呆了那么久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不习惯的,常吃的米和面这边也都有,虽然没有山东的特产藕和山药,但也没有关系。刚来的时候一句希伯来语也不会,后来通过看菜单学到了很多食物的名称。很喜欢以色列的大海和蓝天,回国之后也会想念,遗憾的是去的地方不够多,平时太忙了。以色列人都很淳朴,不记仇,阅历高,他们的教育和生活方式很不一样。打算借鉴以色列的教育,让孩子多参加社会活动。

问:去年打仗的时候是否感到不安和担心?

答:不担心,我知道以色列的铁穹很出色。有一次还亲眼看到两枚导弹拦截加沙打过来火箭弹时的情景,很刺激。

问:对以色列有没有不好的印象?

答:哈哈,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就是安息日交通不方便,人办事效率太低。不太喜欢罗马街,平时因为要买菜总去,但那地方治安不太好,总听说有人被偷。

问:在以色列有时会感到孤独吗?肯定很思念家人吧。闲暇之余都干什么?

答:有时候会有吧,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孤独的时候看看电视玩玩游戏就过去了。这五年从没回过国,家人也没来过以色列,平时视频,天天发照片给她们。走的时候孩子才上三年级,现在也快上高中了,学习还可以吧;

休息时间一般包包子,做春饼等各种好吃的。

问:本来工作就是做饭,休息时间还做不会烦吗?

答:不觉得烦,是乐趣,学会了很多东西的做法。

问:有没有在这边遇到有趣的事情跟我们分享?

答:一天晚上喝的有点儿多了,看到路边有一辆供市民租用的自行车没锁,直接骑上就走了。结果被误会偷车,进了监狱,被关了一天,还戴了手铐。最后找了个翻译与审问警察沟通,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晚上开完庭就没事了。能进这边的监狱也算是难得的经历吧。

问:怎样得知以色列全国工会的呢?

答:有一个朋友因为老板拖欠工资,要打官司,得到过工会的帮助。

问:这边的中餐馆怎么样?听说中国菜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在以色列也是吗?

答:以色列的中餐馆不算太多,总体感觉价格偏高,消费群体有点单一,不过捷达夫的经营和管理很成功,而且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连锁店。

问:你觉得导致这样的原因是什么?

答:也许是饮食习惯不同,以色列的饮食风格属于地中海菜系,以海鲜和鱼类为主,口感新鲜,分量都不大。午餐以色拉为主,清澹爽口,适合这里炎热的气候。

问:回国有什么打算,还打算去另一个国家工作吗?

答:回去先休息。以后不打算去其他国家了,想好好陪陪家人。之后做什么还没想好,也许会开寿司店,但泰安人对日本菜不感兴趣,有可能也会继续做招投标代理。

由于见面的当天玄哥还要上班,这次的采访并没有持续很久,但玄哥的乐观爽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今,玄哥即将离开以色列,回到阔别五年的祖国,祝他在国内的生活一帆风顺,日子越过越红火!

来源:以色列时报 作者:胡雅冰

2016/11/5

中国建筑工人王彦东在以色列的酸甜苦辣

王彦东,河北衡水人。2007年,他跟随老乡一起,经中介介绍,来到以色列打工,一呆就是九年。

“以前在新闻上也看过啊,以色列老打仗么。可是来这儿发现人家生活挺好,挺安稳的。” 王彦东老家所在的村里青壮年劳力纷纷出国打工,前往美国、欧洲、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掘金”。因此对他来说,做出来以色列的选择跟是否安全并没有关系。 “就碰机会嘛!”

于是,2007年7月,25岁的王彦东停下了老家的铝合金门窗生意,第一次乘坐飞机,与十个工友一起,踏上了以色列“掘金”之路。

初识以色列

“我还好,适应能力比较强。”不同于想象中中国建筑工人初到异国他乡的不适与焦虑,王彦东对以色列的生活比较满意,尽管刚开始工作时一句希伯来语也不懂,语言不通的问题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困扰。

王彦东来以色列的第一个老板是一个爱教课的“包工头”,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昨天教给中国工人们的希伯来语单词。久而久之,他能用希伯来语买东西,还能跟老板聊工作上的事。唯一曾给他带来困扰的便是人生地不熟,找不到超市。对此,乐天派的王彦东也是一笑而过。

“我碰到的老板都挺好的。”工作上的相对顺利让王彦东在以色列的生活风平浪静,自在满足。初到以色列他的工作便是砌外墙,一干便是九年。夏天45度的高温让他皮肤黝黑,他却对此不介意:“我怕冷,所以夏天热也没关系。在这儿冬天穿一层干活儿都不冷,觉得还不错。”

日复一日的生活

王彦东现在在特拉维夫东部的佩塔提克市工作,同一片工地上还有十几个中国工人。工作日生活简单机械:早上五点半起床,七点正式开始工作,下午七点下班,回家吃饭,准备好第二天的午餐,晚上9点休息。到了周五下午三点,开始放假的王彦东坐上公交车到特拉维夫的亚洲超市里买点蔬菜,周六到特拉维夫海边晒太阳、游泳。有时十几个工友周末聚到一起,喝酒聊天,打打麻将,或者一起包车,去其他地方玩。

“最喜欢的地方是死海,已经去了五、六次,飘起来的感觉很有意思。”

中国工人在以人数2005、2006年达到最高。此后2009年劳务派出政策调整,在以中国工人数量有所下降,如今人数约1万人。目前在以中国建筑工人多来自江苏。

“原来在这边都是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的建筑工,不过以色列人觉得中国人活儿干得好,所以还是更喜欢雇中国人。”

王彦东是社交媒体爱好者,休息的时候爱自己唱唱歌,看到有意思的智力题目就会在Facebook上分享,也因为他的活跃,他交到了不少以色列朋友,很多在工作中认识,成了哥们儿。“以色列人还挺热情的,素质也相对比较高。”尽管如此,为了赚钱,他的多数时间依然投入在每天重复的工作上。

家庭与未来

王彦东如今每天早晨或者中午都会跟妻子打电话聊天。三十二岁的他与妻子结婚13年,春节前后放长假每年回家一次。他不在家的时间里,都是妻子一个人挑起家里的担子,家里12岁的儿子也全靠妻子一个人照顾。

“有的时候她晚上睡不着我也会陪她聊会儿。”说到这里,这个腼腆的北方男人脸上浮现出羞涩。面对12岁左右孩子都有的叛逆问题,远隔万里的王彦东只有无奈。“孩子只有一周大的时候我就出来了。”他脸上带着惋惜。“孩子小的时候正好是最可爱的时候,错过了很可惜。”

尽管如此,在被问到是否考虑回国发展的时候,他眼神里是无奈与茫然。如今在以中国工人多数也是2007年前后来到以色列,关于未来,大家都没有想法,更没有时间去考虑。

“回国也要工作,而且赚得不如这边多。以后怎么样还没想过,先赚钱吧!”

(文:周雅安) 来源: 以色列时报

2016/11/3

两名中国人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爆炸事件中丧生

东方网1月6日消息:据新华网报道,中国驻以色列使馆范建民参赞6日凌晨证实,在5日晚特拉维夫发生的两起爆炸事件中,有两名中国人丧生,6名中国人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

范建民参赞说,经过多方调查目前已初步确认,一名死者是来自山东潍坊寿光县41岁的工人李培中,他是通过山东昌大建设公司来以色列工作的;另一名死者是来自浙江的张敏民,这位50岁的妇女在爆炸现场从事个体经商活动。

据以色列警方法医介绍,由于死者的面部在爆炸中全部被毁,已无法通过面部辨认身份,要完全确认死者身份必须通过DNA检验和指纹鉴别。目前,死者亲友已通过死者遗物确认了他们的身份。

爆炸事件发生后,我驻以使馆立即派官员前往现场和医院了解情况,并连夜组织有关中国公司人员对在爆炸事件中伤亡的中国人进行核实。中国驻以使馆大使潘占林说,使馆将尽全力协助有关方面做好中国伤亡劳工的善后和治疗工作,并再次提醒在以工作、学习和生活的中国人注意安全,如果需要帮助可与使馆联系。

这起爆炸事件发生在海滨城市特拉维夫的老中心汽车站附近街区,这一地区咖啡馆和饭店较为集中,同时也是包括中国劳工在内的外籍劳工经常光顾的地方。目前,爆炸已导致至少23人丧生,100多人受伤,其中7人伤势严重。以色列警方称,伤亡人员多为外籍劳工。

去年7月17日,伊斯兰圣战组织两名成员曾在相同地点以类似手段进行自杀性爆炸袭击,导致4人丧生,50余人受伤。中国工人李斌和许恒勇在爆炸中丧生,许祥新等4人受伤。去年4月12日发生在耶路撒冷的自杀性爆炸事件中,有2名中国工人丧生,名2中国工人受重伤。

文章来源:东方新闻  2003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