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9

This land is mine(诗歌)



This land is mine, God gave this land to me
This brave and ancient land to me
And when the morning sun reveals her hills and plain
Then I see a land where children can run free

So take my hand and walk this land with me
And walk this lovely land with me
Though I am just a man, when you are by my side
With the help of God, I know I can be strong

Though I am just a man, when you are by my side
With the help of God, I know I can be strong

To make this land our home
If I must fight, I'll fight to make this land our own
Until I die, this land is mine

~ Artist: Andy Williams
Music written for 1960 film "Exodus" by Ernest Gold, who won an Oscar for the score. Words added in 1961 by Pat "White Bucks" Boone as "This Land Is Mine."

2009/10/28

2009/10/27

华人正在祝福以色列!

  安息日的清晨,一群「内地」来的华工从教会出发,到特拉维夫海边祷告。到了海旁公园的游乐区,几个大男人就旁若无人的跪在地上。当时天还没亮,海边有些早起的钓客和出来运动的饭店旅客,也有些high了一夜的本地人。在我们唱诗歌的时候,还有三两男女被歌声刺激,跑来旁边的游乐器材上大声喧哗。我们唱完的时候,他们还喊叫着:很棒阿,基督徒们!才离去。
  这就是特拉维夫,每年举行一次同性恋大游行,下礼拜将有数十万人来看玛丹娜唱歌的城市。他们要自由,要包容,就是不要耶稣。
  虽然以色列的失业率比台湾高,可是同样有很多工作是本地人不想作,外地人抢着作的。因为这样,以色列从中国输入了一批又一批的劳动力,对以色列政府而言,他们便宜又耐操,可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赚到更多的钱,他们常常选择作「超出以色列政府预期以外更多的工作」。这又让政府对「中国来的劳工」有些负面印象。
  所以在以色列社会中,这一群华人的社会地位并不高,男生多半在工地付出劳力,女生则是在有钱人家裡作清洁。可是!(普通大)可是!(渐大)可是!(更大)(我写文章已经开始有画面了耶!)神却对这群人有不同的眼光和计画。他们当中有些人是来了以色列才信主的,毕竟异乡的生活不容易,语言不通,生病受伤,每天十二小时以上的体力劳动,遇到苛刻的老闆...,是这些原因让他们来到了教会,找到了属灵的家,也在每个安息日的「属灵集中营」中(因为没有公车,大家都住在教会),建立起团契生活和家人关係。当他们签证期满,返国的时候,又成为基督的大使,可以为家乡的教会尽力。
  作完了分组祷告,再与全部的人一起结束祷告,这时天已经亮了。想到台北许多好姊妹省吃俭用要存钱来以色列,这群好样的弟兄姊妹们,已经在这裡祝福以色列了!!!
  ~ 苏菲 文章来源

2009/10/26

从储弟兄回国说起

  教会每一次崇拜聚会都有欢迎新朋友和欢送老朋友的时刻。那天是储弟兄要回国,结束他在以色列的生活。欢送歌响起,每个人都过去和他握手、拥抱。很多弟兄姐妹都舍不得他走,很多都流下眼泪。黎牧师为他祝福祷告,因他行动不方便,就叫弟兄姐妹围成一个圈子,一起为他祷告。祷告完他坐在轮椅上哭,我想他很舍不得我们。
  在以色列一起在主里生活,我也忍不住流下眼泪,我到他走之前才和他握手。神让我看见这位弟兄,从他开始进教会到回去,这段时间里成长了很多。记得以前教会星期五晚有晚饭吃的时候,做很多人的饭需要帮手,他也愿意帮忙。一边弄菜,弄完了还一边收拾,把垃圾丢到垃圾桶里。垃圾桶放在比较远的地方,他坐着轮椅,手推着轮子去把垃圾桶拿过来装垃圾。
  记得有一次星期五,他买了一个西瓜到教会。他知道我七点钟要回去,要弟兄把西瓜切了大家吃,也要我可以吃到。弟兄说聚会完了才切,他不让,要马上切。平常崇拜聚会之前有午餐,他会端一碗给薛弟兄,我经常看到他这样做。
  他每个星期五都来查经,每个星期六也都来上主日学,也参加主日崇拜。崇拜时他都不会打盹,总是很专心的敬拜。除了生病他不来,我很少看他不来。
  教会的弟兄姐妹要加油啊!上帝使用这位弟兄对我们讲话。我们好手好脚,有时都做得不够,他坐在轮椅上,却服事我们这些好手好脚的弟兄姐妹。他以神的爱,用行动做出来。我们是不是也该学习他的榜样呢?否则我们就真的很亏欠神了。很多时候我们只顾自己的事,没时间顾及别人的事;只看到弟兄眼里有梁木,却不知道原来自己全身都是刺。求神怜悯我们。
  主啊!求你给我们爱心去爱身边的人,帮助弟兄姐妹;彼此了解、彼此沟通、彼此搭配、合一为主做工。求你复兴我们每一个人,在你的爱中建立,在你的爱中成长,一齐兴旺你的家。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4:10)
  ~ Ch

2009/10/24

Go visit Israel (Websites)

Places to Visit, Place to Eat,
Place to Stay, Places to Volunteer...

www.govisitisrael.com/ www.aguide2israel.com

Accommodation in Israel:http://www.zimmeril.com/

2009/10/22

马天赐牧师见证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二8)

多年前,在我未信主时,总觉得很了不起。不是吗?全凭自己打拼天下的。直到信主之后,我才深深体会到,人靠自己根本就靠不住,只有靠神的恩典才能成就一切。因为人的生命气息是神所赐的,也是靠着神的恩典维持着。我的信主与蒙召见证便是明证。
 
自幼崇尚进化论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农村。从小学到高中,接受的都是无神论教育。我深信,世上没有什么神,也没有什么救世主。若硬要说有的 话,那就是牛鬼蛇神,都是封建迷信搞出来的。同时,也让我明白生命是逐渐进化而来,先是无机物,再是有机物,然后是低级生命、高级生命,最后随着生产力的 发展,猿猴站起来劳动,就渐渐变成了会行走的人。当初,确实如此,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认为那就是真理,就是科学,是我一生所要深入研究的对象。

我的家乡在河南的农村,当地的封建迷信活动非常猖獗。我的母亲就是一个多神论者,敬拜假神。为此,从小在家庭里,我所受的就是多神论影响。母亲是一位善良的农村妇女,一字不识,当然也不知道什么是多神论。只是为了能过上好日子;为了子女能无灾无祸。母亲对什么神都拜,而且非常虔诚 地跪拜。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拜过土地爷、阎王爷、山神、关公像,也拜过我家早就过世的老祖宗。每次跪拜都会将好吃的肥肉献上,当然只是让那些假神看一看、 闻一闻,最终还是我们自己吃了。若是我在家里,遇上母亲敬拜假神,她也会让我与她一起下跪。可是,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向任何假神跪拜。只是有时跟假神开开玩笑,或是远远地站着,不解地观望着母亲敬拜假神的情景。
  
自我奋斗创天下
我家很穷,父母生养了八个子女,我排行第六。从小直到高中,几乎没穿过新衣服,总是穿哥哥姐姐们穿过的旧衣服。尽管我是农民的儿子,却打心眼里 都不愿意再当农民,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太没意思。因而,从小就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靠自己闯天下,将来上大学,跳出农门,做城市人。吃香的、喝辣 的、穿好的、住洋房,再娶个城市姑娘做老婆,生儿育女,享受神仙般的幸福生活。

有了目标,就有动力。我真的发奋努力,不仅上了大学,还超越目标,有了硕士学位,又取得博士学位。我很自豪,也很骄傲,因为双亲都是文盲,我却能拿到最高学位。这全凭我自己的个人奋斗,与任何假神没有关系。如果有神的话,我自己就是神,因为我成就了这一切。
  
自命清高难认罪
一九九七年九月,从中国科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后,我带着太太与五岁的儿子前往以色列,从事博士后研究。到了那里,我有机会开始到教会听福音,知道 一些关于神和神子耶稣以及教会的事情。起初,上教会主要是为了多认识几个中国人,多用国语与人交谈。要知道,以色列的中国人并不多,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听到 国语,更不可能说了。在华人教会则不同,都是中国人,南腔北调,毕竟都是中国话。在一起时,既可听到关于天堂、地狱以及救恩的有趣故事,也能免费品尝到美味的中餐,还能免费去一些景点旅游。

几个月后,一位牧师讲完道问我:你信耶稣吗?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脱口说出:我信。或许我在以色列见到从未见过的白脖子乌鸦,让我明白人的知识 实在有限;或许我占了教会的便宜,吃了免费的午餐,甚至还不必花钱就能旅游名胜古迹,让我不好意思说出个不信;或许我真的是良心发现,认为真是有神,更何 况信耶稣的人死后能上天堂,不信的人就下地狱。总之,一向理智不信神的我,当时居然还说出个“信”字来。

然而,接着牧师说的话,让我颇感为难,又不愿意信了。他说,你要是信耶稣,回家之后就要独自一人向神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作你个人的救主与生命的 主宰。你要跪在神的面前,把从小到大所犯的罪都向神交待,求神饶恕,也要为这些罪悔改,求主原谅,并决心以后不再故意犯罪,一生交给耶稣管理,听神的话, 跟从耶稣。

当时,我心里想,要我说信耶稣可以,要我跪着向看不见的神认罪,门都没有!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屈服过任何的神,更不要说跪下来。除了小时候为 几个压岁钱向父母跪过外,还真没有向其它任何的什么跪过呢!就这样,我像旧约圣经中的以色列人那样,顽梗悖逆,自命不凡。直到翌年九月离开以色列,我都还没有真正信主。
  
神爱浩瀚归向主
从以色列到美国之后,我继续在南方一所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刚到美国时,太太和我的英文水平都很差。于是,美国教会的姊妹免费教我们学英语,还 自己掏腰包,出钱买课本,免费赠送给我们。我的儿子要上学,教会的弟兄姊妹就帮助安排学校。我们要添置汽车,他们又牺牲休息时间,不辞辛劳地帮忙看车、买 车。他们说,神先爱了他们,所以他们也要为神去爱人,目的是荣耀神的名。

我们经常与这些满有爱心又谦卑的基督徒在一起聚会、查经、主日崇拜,我的骄傲之心也慢慢被神的大爱所溶化。我逐渐体验到,从这些基督徒身上表现的基督之爱,相信肯定有一位真神住在他们心里,从而像耶稣那样愿意无条件地助人为乐。

同时,我也被神奇异的恩典所感动。随着加深对罪的认识,逐渐意识到自己活在罪中:自私自利、骄傲自满、嫉妒成性。也意识到不能逃脱罪的束缚,难免受罪的刑罚──死亡。为此,我需要救主,将我从罪中释放,掌管我的一切。这位救主是谁呢?

神爱世上所有的罪人,将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替我们的罪钉死十架又复活,还为我们预备了美好的救恩、永生的盼望。这位神配得我向祂跪拜。就这样,正是神的大爱感动我、激励我,让我放下自我,谦卑下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初的一个周六晚上,我虔诚地跪在神的面前,泪流满面,认罪悔改,决志信主。事后,我告诉太太,她很为我高兴,因为一只迷途的羊又回归群体之 中;一个浪子又回到了天父的怀抱。第二天,我又在主日敬拜中,公开表明愿意让耶稣作为自己生命的主。两周之后,我受洗归入主的名下,加入教会,成为新造的 人。

感谢神的恩典,太太早一年在以色列决志信主,翌年二月在美国受洗。当年,儿子也决志了,并于七月间与我同时受洗。全家都成了蒙恩得救的人,基督真正成为我们的一家之主
  
我行我素伏危机
圣经明言:“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腓一29)由此,信主得救,是在乎神的恩典,基督徒为主受苦也在乎神的恩典。

受洗约两个多月后,我和太太带着儿子去参加一个大型退修会。当时,至少有三个州的华人教会约上千人参加。讲员是何仲柯医生、苏绯云博士夫妇,他 们主讲科学与信仰的专题。感谢神的恩典,第一场专题结束后,在近千人的大饭厅里,神奇妙地安排我与何医生坐在一起,共进午餐。当我作了自我介绍后,何医生 说:马弟兄,你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血相。你看,你的手、你的脸以及身上的皮肤,都非常苍黄。当时,我就说:何医生,我是中国人,皮肤当然是黄色的,不黄就 不正常了。然而,笑话归笑话,何医生在美国行医二十八年,我对他的忠告也倍加重视。

回到家后,我就去工作的医学中心验血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连医生、护士都感到惊讶。一位护士赶紧推了一辆轮椅车来,让我坐下,而且医 生即刻就安排我住院。原来,我的血细胞指数都非常低,最危险的是血小板指数,正常人应当是140,000-400,000,而我只有4,000,这意味着 万一内脏出血或者脑出血,就将危及生命。入院后,又作了许多检查,包括骨髓活检。诊断结果非常明确:我患了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症,需要做骨髓移植,否则 就会很快死去。

当时,我很镇静,尽管医生将后果说得很可怕;尽管可能面临死亡,但我相信神不会这么快将我接走。一方面,我刚刚信主还没有享受到主内的平安、喜 乐与满足、还没有为主做盐发光,领人归主。另一方面,我在世上的责任尚未完成,还有太太、儿子需要照顾和抚养。此时,慈爱、怜悯的天父绝不会把我接回天家 而止息我在世上的劳苦。若真是如此,对我活着的太太、儿子来说,岂不太残忍了吗?

我是学药学的,在国内医院做过药剂师,在医科大学当过讲师,教学生如何合理用药、治疗病人,自己也拥有药理学博士学位。当时,我不太相信美国医 生的治疗水平,总以为西医对治疗我的疾病,不会有什么好办法。为此,我暗下决心,自己尝试用中药治疗,说不定还会出现奇迹呢!我就告诉医生,我要出院。

出了院,我找过许多中医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偏方和秘方。从美国,又从中国,都搞到一些中药,开始自我治疗。我服用了两个月的中药,自我感觉还 挺好的,有时甚至得意地认为自己很了不起,被医学界定为绝症的再生障碍性贫血症,根本没什么可怕,到现在不是也没有死掉吗?然而,岂知死是没死掉,离死却 是更近了。两个月前,仅仅是几颗牙齿会自发性流血,如今却潜伏着致命的危机。
  
转危为安奇妙主
一天半夜,突然所有的牙齿全部流血,象流水一般。令我惊慌得不知所措,分明是自食其果了。当时的情景非常紧急,若不马上到医学中心急症室,一个 小时之内,我的血就可能全部流尽而致死。我即刻驱车前往医学中心,无可奈何地向医生交械投降,这才想到不得不恳求上帝,别让我死掉。

医生很快确定了治疗方案,采用免疫抑制剂疗法,试着治疗我的疾病。之所以说尝试,乃是因为医生也没有成功的把握。三天的急性治疗期间,我照样面 临可能死亡的威胁。医生很清楚这种治疗的风险,我也心中有数,这就是为什么在我同意让医生治疗之前,自己先用中药治疗的原因所在。

现在,既然我无法治愈自己,死马就当活马医,只好交给医生去试验了。当时,我想死就死罢,谁让我得了不治之症。万一大难不死,今后一定要注意健 康。为主,也为太太和儿子以及我自己好好活着。就这样,我签了同意治疗的协议后,医生在我手臂上埋了一根静脉心脏导管。通过导管,我将要接受三天三夜的淋 巴细胞抗体输入,以便杀死体内的全部淋巴细胞。

如履薄冰
治疗前,医生曾告诉我,风险很大,若第一天晚上过不去,那就没命了;若是安然无恙,就可能脱离生命危险。直至今日,我还记忆犹新。那天下午,接 受抗体输注。药物输入之后,过敏反应就发生了。眼看着从脚趾开始,皮肤过敏性肿胀,一片片地往上移,很快就遍满全身,直至头部。全身皮肤都肿起来,接着是 发高烧,痉挛抽搐。

其实,这些痛苦我都能忍受,唯一无法承受的是心中那种说不出的难受,说不出的不想活,说不出的想自杀的感觉。这种感觉,完全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让我觉得生不如死。

然而,我清楚明白,我是主的人,自杀是不蒙喜悦的。更不能以自杀来损害神的形像,毁坏圣灵的的宝殿。我也知道,此时此刻有数百上千的弟兄姐妹在 为我能平安度过今宵而昼夜不停地祷告。因此,我相信神不会撇下我,祂会与我同在,与我一起度过难关。另一方面,强烈的责任感也使我不能自杀。我若自杀,谁 来照顾太太?谁来抚养儿子?为此,我要靠着圣灵的力量,与死亡搏斗,我要战胜死亡。

沫浴主恩
感谢主!尽管第一天的治疗非常痛苦,颇具毁灭性,我仍有惊无险地过来了。接着的两天治疗也顺利度过。三天急性治疗之后,还有漫长痛苦的六个月慢性治疗。我需要吃一种免疫抑制剂环孢霉素来维持肌体非常低的免疫功能。

这种药物非常昂贵,一般保险公司都不在保险范围内,完全自费。仍然是神的恩典,我所在的保险公司却能报销。而且竟然一次就将六个月的药物全部寄 来。这再一次让我体会到,天父上帝那恩典的手一直都在看顾我、保守我、供应我。祂不会撇下我不管、不会让我单独走十字架的路。祂必与我同行,甚至抱着我跨 越死亡的幽谷,神的恩典是足够我用的!

实际上,慢性治疗也非常痛苦,常人都难以忍受。刚开始的时候,除了服用环孢霉素之外,还要服用大剂量的糖皮质激素,以加强免疫抑制作用。经过两 个月的疗程,我的身体已非常虚弱,很少出门,只能呆在家里,到室外晒太阳也得戴上大口罩,去医院检查更是要戴,以免感染。平时,走几步就感到非常吃力,牙 龈仍经常出血,而且还一边增生一边腐烂,两个月都没能刷过一次牙,任何水果也不能吃,即使很软的桃子,咬一口也都是脓血。医院的验血结果也让我心灰意懒, 白细胞、红细胞的指数仍然很低,而血小板指针又不稳定,常常会降到4,000左右。
  
献上自己为活祭
一天晚上,我趴在地上绝望地哭了,从前我自以为是,傲慢得不肯跪下向神认罪悔改。现在,连跪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趴在地上,万念俱灰地失声悲 号。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救了,因为自以为了不起的大博士,自己又无法医治,美国最先进的治疗技术恐怕也无能为力,眼看只有死路一条了。

就在那天晚上,天父上帝奇妙地作工,圣灵启迪我,要我奉献,事奉祂,为祂而活,祂必会治好我的病。第二天清晨,我把异象告诉太太,表示决意顺从神的 呼召,顺服神的旨意,彻底放弃痛苦的药物治疗,完全交给神来医治。其实,我已别无选择,只能走神所指引的道路,只能走十字架的事奉道路,只能把自己完全地 交给神,由祂来掌管。

神是信实的。当我顺服在神的面前,就看到祂从来没有拒绝过我的呼求。每当软弱无力时,我跪下来哭求,求神赐给力量,祂就奇妙地加添能力;每当牙 齿流血不止时,我又跪下哭求,愿神怜悯,祂就奇妙地止住血液的渗出;每当忧伤痛苦时,我再次跪下哭求,神就让我明白,祂知道我的苦衷,并安慰、鼓励我,要 我欢喜度日;当经济上有难处时,我还是跪下来哭求,把需要呈上,神让我知道,祂的恩典够用,并丰丰富富地供应我们。就这样,神的恩典陪伴我走过了三年神学院的装备,又陪伴我走过两年的全时间事奉。

特别要赞美神的是,在我三年多不间断地跪着祷告,向父神哭着呼求之后,神出于怜悯、恩典和信实,完全地医好了我的再生障碍性贫血症。愿一切荣耀、颂赞全归于神。阿门!

感谢神!现在,我每天都沐浴在主的恩典之中。我的亲身经历已经表明,信主之后,基督徒也不可避免地会有各种困难、挫折,甚至苦难。这并不奇怪,更不可怕,因为这与我们的蒙召得救本是相宜的。

我特别想勉励处于苦难之中的基督徒:苦难是神的特殊恩典,神藉助苦难要我们更加信靠祂、顺服祂、依赖祂,更进一步地体验祂。其间,最可宝贵的乃是神的应许:祂总不撇下我们,也不丢弃我们;祂的恩典够我们用的。(来三5;林后十二9)
~ 马天赐

2009/10/21

47岁的生日礼物

  谁能预知自己或别人的命之始,寿之终?
  47岁的生日礼物──发现脑中有血块....

  10月7日早上打扫厨房搬家后还没处理的东西,吃过中饭,准备2点多出门办件事情,才走到门口,突然整个刭部僵硬,接着头涨起来,好像有人吹气球般吹气到我头裡面。
  从来没这经验的我开始恐惧起来,头剧烈疼痛几乎要昏倒。我作了一个危险动作,用力撑起自己不倒下去,后来才知这会促使我血管流更多的血出来,接下来就呕吐,把中午吃的饭全吐出来。躺下休息一会儿还是出门办完那件事情,就是把原本要接的一间咖啡店的押金拿回,这过程有人投资,我要接手一间咖啡店,但期间看起来好像人为因素没有接到。但第二天我就明白了,虽然我当时还没意识到自己多危险,然而我突然明白神知道我身体的状况不让我接成,如果接到大概提早去见主了,而且对别人也是亏损的。
  10月9日是我生日,我问主说这不是祢今年要给我的礼物吧。躺在床上过我生日,我想明天会好起来,因为每次头痛我大概躺个三天就好了,但到第7天还在痛而且伴着胃痉挛。
  10月15日跟易多商量要不要去看医生,其实我对这边医疗一点信心都没有,易多刚换新工作,上班没几天也不好请假,也不知要到那裡看,只好打电话给姐妹,两位姐妹就开车接我直奔瑞金医院。
  Sarah姐妹的司机是上海人知道路,后来才知道瑞金有好几家,神就一路引领走到这家。到达后我们到脑神经内科挂号,医生问话后安排去作CT(脑断层扫瞄)检查。在等待CT检查时段裡,我的右手已开始不听使唤。陪着我的赵颐姐妹递给我任何东西连一张纸也接不住,后来拿了瓶水给我喝,结果倒到全身都是,旁边也在等待的人看我怎这麽狼狈。赵颐姐妹见状不对,但我还矇查查。
  检查CT后,显示一片大血块在脑左侧。检验医生问我是否脑很涨,就吩咐赵颐姐妹推轮椅带我回门诊,并告知要转挂急诊至脑神经外科。我问赵颐姐妹有这麽严重为什麽到外科,她委婉的告诉我只要出血就归属外科,但当时我心裡想不会动刀吧,赵颐姐妹把我推到急诊的脑神经外科门诊。
  当时帮我动刀的副主任医师到场见状要求住院,赵颐姐妹又咚咚咚的推我到脑神经外科的病房挂号。当她推进病房楼面时,我的妈呀!连走廊都躺满了人。
  此时我坐着轮椅在走廊的一角等着,副主任医师走到面前来,伸出他的两手手指要我握紧拉一拉,然后对我说右手没力喔,我点点头,这时我才意识到有点严重的感觉。他对我说,先进来治疗再帮妳找床位。他就安排我到加护病房床位上,开始作各项检查及吊水,躺下就不准我动了。躺在那裡我只有一件事可做──呕吐,整个加护病房的人轮流呕吐,自己吐完,听到别人吐,自己又想吐,及至第二天上手术台还要吐。开始医生要我忍住,但他看我胃痉挛得利害,就拿一块大白布放在右侧说,妳吐。我跟本吐不出东西来,只是胃痉挛得难受,整个过程我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只是把眼睛合起来,但我不知道刀是什麽时间开始动的。
  这一天感谢弟兄们陪着易多办理一切手续,翌日早上清醒时我摸摸自己的头哪裡动刀了,因我进手术室之前医生只告诉我他会用一个小小的东西穿到血块那裡,而且加护病房内看到的病人头上都有纱布。等下午先生易多到来探望我时告知是在大腿内侧股动脉动的手术。
  傍晚麻醉医生来拔管时,哦!痛得我望天叫主,我的床位靠窗,躺在那儿看天空才有点喜乐的盼望,看着神一步一步的医治与保守,经历祂的话之信实。当晚新进来一位刚开完刀的病患在我的对床,我侧身往下看可以看到她,几次见医生到她床旁在耳后帮她作导流,她整头斑白的髮以为是老人家,过一天后傍晚家人来号啕大哭,见一个女儿直喊妈,见她十来岁而已,我好难过就非常想念两个女儿。
  第二天早上看着医护人把她从病床抬上另一推床,用她睡的床单,从下往头上一盖左右往中间一包,家人哭得悽惨,此时我彷彿看见一个画面:耶稣基督站在我眼睛往上看的地方,祂的义袍整个覆盖我。我就说:“主啊!感谢祢医治了我,我是信祢的人,有复活的盼望。主啊!我不知她有没有信祢,但她好惨,她的孩子怎样呢?”圣灵轻声对我说:“我的恩典够妳用,我的恩典也够她用。”我这才明白神的恩典与慈爱是普及给信祂的人,也一样给不认识祂的人,生命在神的手中,神知道或活或死那一种对我们最有益处。
  在这之前六月我接到一个噩耗,我小时候的一位属灵姐姐卢师母在美国病危,我几乎呼天喊地的为她祷告,求神拯救她。祷告中神对我说;“我的使女一生事奉我忠心至死,我要息了她地上的劳苦,让她回到我的怀中安息。”
  这一路神引领医治,等我转到普通病房时,旁边床位进来准备开刀的病人告知这间医院是全上海脑神经科最权威的。她原本要到另一家开刀(面肌痉挛),因与那家医院院长是亲戚,但那院长转介到我住的医院,她说了我才确知神如何一步一步引领医治,神知道这医生的技术熟练,可以用在祂女儿身上。
  我不是开头颅喔,神顾念我爱美的形象,用最先进的技术──从大腿内侧股动脉开的刀,小小的一个洞而已,我脑裡面现在有八个白金环栓住我的血管。医生开刀前的诊断结果说:我血管的破洞已两年以上之久,想一想很恐怖的喔!这两年裡我有可能随便一用力就毙命,可能蹲马桶整大号倒在厕所没人知,或到市场买菜多拿两斤东西而晕倒路上,或搬家过程用力搬箱子而丧命。但神的手一直保守扶持,祂的怜悯再一次宣告祂的主权,在我生命中作王作主。如果真是如医生所诊断血管破已形成两年时间,那麽我记得来上海前美卿姐还陪我到阳明医院作过检查,但检查不出,我想就算检查出来当时也没这麽熟练的技术来开这一刀,一定是开我头颅了,医生说我这样的情况自己是很难察觉到的。
  10月7日那天有症状出现,因为血块已浮到脑水上才传达讯息致身体。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这次倒下神告诉我一件事,尤其是我这服事多年的人,祂不在意我作多少事工来荣耀祂,而是要我好好用信心活在祂的恩典裡来荣耀祂。在我进医院前有许多忧虑,也想拼命完成许多事情,但神用这方式阻止我一切活动,祂只要我靠祂活在祂面前。
  在医院时,我的好朋欣雯罗门煮鸡汤来到我床前,告诉我一件快乐的事情:当欣雯母亲听到我病倒(我们到上海之后才更多跟黄妈妈接触),并且她听到教会如何为我祷告,姐妹如何的服事我,她就感动说像她这样的人可以信主吗?我要做什麽吗?欣雯说只要心裡相信耶稣是救主,就可以称义;口裡承认,就可以得救,她就连忙的说我信我信,欣雯就在电话带领母亲决志祷告。欣雯在这裡一直撒种做妈妈的工作,神收纳她的工也赐她收割的喜悦及能力。
  感谢主听到这讯息,觉得我这样一倒也值得,愿一切荣耀归给神,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神拿走我身上一些功能,强制我安息在祂面前,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学习,因为性情活泼好动的我,坐着等待领受恩典真是个难题。
  感谢神让我们在华商团契经历祂奇妙的爱,大家多方多面地照顾我们家。入院期间,姐妹小组的姐妹们排班轮值中餐晚餐煮东西带到医院陪我喂我吃,平常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少奶奶却如此谦卑的服事我,像服事少奶奶一般,并排班晚上到家裡带两个孩子,煮东西送到家裡或到家裡煮给孩子吃。易多下班就到医院看我,买晚餐陪我吃,到我睡着再离开。我感谢神,自己何等不配得如此礼遇,真是经历神的话带来的恩典。
  10月29日出院,看见她们脸上的笑容比我自己好起来还快乐,就归荣耀给神。现在我右手指还无法活动自如,不过感谢主能打完这封见证。右边嘴亦还有些僵硬,说话没太大影响,只是吃东西会不由自主的喷出或流出来。脚也没有问题,医生说我这情况约2-3个月后会好起来。
  愿我的馀生如拉撒路一样为荣耀主而活。
  ~莉莉

  (莉莉姐妹为王章建长老以前在越南的少年团契姊妹)

2009/10/16

我最爱喝酒

我是一名建筑工人,在没信主之前,我最爱喝酒。有一次在公司会计家盖房,晚上喝酒,大家你一杯,我一杯,一下子喝多了,回去时不知是哪一位师傅把我扶回去,醒来时方知在宿舍里。我妻子知道了劝我少喝点,我口中答应。没过多久,朋友有喜事,把我请去,这次又喝多了。回到家躺在地上就睡着了,并且吐了一地。天亮妻子把我叫醒,劝我戒酒,我也同意戒酒。以后看见人家喝酒,闻到了酒香就想喝,结果是背着妻子买酒喝。后来有一次又喝多了,妻子也知道了。

我不想喝酒,但总是力不从心,正如圣经上所说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我家中的父母都是信主的,他们常劝我戒酒,也常为我祷告。

后来我出国到了以色列,不久有教会的牧师来到我们住宿的地方传福音给我们听。出于好奇心,我跟着别人一起听道。听着听着,我也就信了主。牧师所讲的信息很多时候让我流泪。我看见从前的自己就是讲员口中的罪人,有许多不好的习惯,常常欺骗妻子儿女,对朋友说大话,爱贪小便宜等等。  

有一次,当牧师呼召有谁愿意信主时,我就站起来,承认自己是个罪人,需要耶稣的救恩。我也接受耶稣做我生命的主,愿意让祂管理我的一生。以前我多次想戒酒都不成功,自从信主以后,我竟然不知不觉戒了酒。这实在是上帝在我身上所行的奇迹。要不是上帝的慈爱临到我,我如今仍然生活在酒的捆绑之中。

信耶稣最大的福气不只是脱离罪恶的捆绑,更重要的是祂赐给我新的生命。我的人生有了正确的方向。无论遇见什么困难,上帝都以祂的大爱来安慰我,赐我出乎意外的平安。事实上,我们每天都可以经历上帝的恩典,每天都可以看到上帝的荣耀,我们看不见是因为我们被罪恶所蒙蔽。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委。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神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0-21)

以前我什么都拜,拜门神,拜土地公,拜祖先灵牌等等。我为什么拜这些?无非是人拜我也拜,随波逐流,以为拜这些就有平安,现在我知道耶稣才是真正赐平安的主。“我留下平安給你们,我將我的平安赐給你们。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14:27)
~ bq

2009/10/15

2009/10/11

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

www.cfijerusalem.net

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 (CFI).

Christian with a Heart for Israel and the Jewish people.

2009/10/8

那段日子

小的时候,有许许多多的梦想,及至每个梦想都实现了,依旧有不可名状的苦恼。不禁问:"人生的意义如何?人为什么活着?"曾经为了多方寻找这答案,心灵疲惫不堪。我搞不清人为何而活?应如何活?一位名人说:"人生是一种偶然"。也许是吧。是我在无病呻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因此就强迫自己不去问"为什么"了。

及至有了家庭,感觉人生丰盛了许多。家庭也很幸福,但心灵依旧会问:"我应如何活?怎样活才有意义?"一直感觉活着没有明确的目标。周遭环境让人感到迷惘。曾经读过圣经的故事,但那时只是当作神话故事来读。没与自己联系起来。

第一次跟朋友参加团契活动时,感觉那儿的环境很好,充满友爱。张牧师及师母为人谦和,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当大家唱:"感谢神"和"和“爱使我们相聚一起"时,热泪满眶。

后来看到"海外校园"杂志上有不少见证,说到他们信主之后,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里感到平安喜乐。远志明的那篇"心理与现实"对我影响比较大。为了这种"平安喜乐"的感觉,我第三次走进了团契,边云波老师的布道让我涕泪交流。那一天,我决志信主耶稣,归顺上帝。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每一步都有神的看顾。感谢神赐给我的一切,感谢神赐给我那么好的丈夫和儿子。信主后,心里真的有了平安喜乐,对于未来不再有那么多的挂虑,学会了交托,把一切重担度交托给神。

神啊,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90:12)神啊,也求你加给我力量,让我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式。(罗6:4)

如今我已经离开以色列多年,在以色列的那段日子,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 cz

2009/10/6

以色列地图/Google Map of Israel


Google Map of Israel

地图可以放大、缩小、移动。包括卫星、地形图。

点击:More 的下拉菜单:
Photo, Video, Wikipedia, Webcams,
可以看到更多有关资料。

2009/10/3

我学会祷告

我家在上有父母和两个姐姐,我最小。妈妈和姐姐是基督徒,爸爸不是,但他并不迷信,我相信有一天天父会感动他信主。离我家不远有一家教会,妈妈平时常劝我要读经听道,那时的我只想玩,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在家里有一个爱我的妈妈,天天为我祷告。来以色列以后,一切事情就要自己做主了。来以色列工作一年多了,工作比家里辛苦,很多时候也感到寂寞。和我同住的一个朋友,带我到教会去。感谢主在以色列为中国同胞们预备了一家华人教会。在教会里有机会听牧师讲道,听弟兄姐妹分享他们的信主见证、生活见证。心里感动的时候,眼泪都会流出来。

从前的我远离神,生活没有目标;但神还是纪念我、看顾我,引导我。感谢神带我来以色列,在这里我才开始每周到教会去。妈妈知道我到教会,对主比以前有信心了,她很高兴。现在当我想做不应该做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对我说,这事不能做。

有一次在教会分组祷告的时候,一位弟兄知道我不会祷告,他就为我祷告,并且求主帮助我学会祷告。他说:“你可以把主耶稣教导门徒怎样祷告的主祷文背起来,开始的时候就用这段祷告文来祷告。”

主祷文是在太6:9-13:“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
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祷告完后弟兄跟我谈了他怎样信主的经过,在我回家之前,他在教会拿了一本“认识真理”给我带回家看。那天回家,晚上的时候,我就试着祷告,求主帮助我能读明白“认识真理”这本书,让我能带着信心认真地去读、去想。因为我自从离开学校以后,很久都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我也求主帮助我学会如何祷告。

感谢主,几天以后我真的把书看完了。这本书让我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有想过,以及不明白的事。主也帮助我学习祷告。起先是默默祷告,以后是开声祷告;起先是个人祷告,以后在聚会中我也不怕开声祷告;起初祷告只是几句话就完了,以后祷告能长一点;起初祷告结结巴巴,以后比较顺了;起初感觉祷告的时候很紧张,像在做一件工作,以后才明白,祷告是和神交通,是可以很自由、很自在的,就像孩子跟父亲说话一样。

学会祷告,一生受用。感谢神帮助我学会祷告。
~ wj

2009/10/2

圣经时代的食物(食谱)

  点击:圣经时代的食物 
  打开网页后,点击菜单,看各种/部分食谱的做法。
  
  《圣经时代的食物-从亚当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
  研究与执笔:华梦舒(Miriam Feinberg Vamosh)
  科学顾问:以色列Neot Kedumim 
       圣经植物公园 - 狄斯丁(Tova Dickstein)
  译者:蔡黄玉珍(Nadia Choi) 出版:加拿大福音主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