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7/6

进化论的迷思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从小在信息落后和闭塞的环境下长大。比如,出国之前还没听说过有计算机网络。有一件事情让我记忆深刻:我不止一次地听老师说过,当年美国投在日本广岛的第一颗原子弹只有火柴盒那么大。老师以此来表明科技的深奥发达,从而激励我们的学习热情。我也不止一次的讹传给别人。后来,随着资讯的发达和进步,才知道,那颗原子弹有三米长、四吨重。然而,当年我就相信了它只有火柴盒那么大,一信就是几十年,从未产生过怀疑。

我从小就相信人是由猴子进化变来的说法:进化是一个由低级到高级的过程。宇宙本来没有生命,先是无机分子通过偶然的机会碰撞产生简单的有机分子、比如甲烷,简单的有机分子再在偶然的机会中反应变成氨基酸,氨基酸再在偶然的环境中反应成蛋白质,于是就形成了生命的基本形式。然后,先有低级的生物、如细菌。慢慢进化出高级的、如猴子,再到人类。一个由机体构成和功能的复杂程度来区分,由简单到复杂、由单细胞到多细胞、由低级到高级的进化图谱就此形成。而进化的推动力是在自然选择的压力下适者生存的结果。一个很简单可信的例子就是瞪羚和狮子的故事:在非洲的原始草原上,体格健壮、奔跑快的瞪羚就可以逃过狮子的捕捉,存活下来、繁衍后代;而体质弱、奔跑慢的瞪羚就可能被狮子追上吃掉。于是,在自然选择下,那些体弱、多病、先天遗传不足的,因无法适应自然界的弱肉强食就被淘汰(吃)掉了,没有机会繁衍后代;而那些身强力壮、奔跑速度快、更加适应森林法则的瞪羚就留了下来,得以传种接代。于是,后代进化的愈加强壮、奔跑速度也快。这对解释已有生物的演化很有说服力。

然而,我不禁要问,本来一个无生命的地球,即无生、又无死,虽然没有生的喜乐,但也没有死的痛苦,更没有生命存活中所必须遭受的各样艰辛万苦,为什么非要进化出生命,让芸芸众生忍受自然的风蚀日灼、酷暑寒冬、饥寒交迫?还要忍受世间的不平、残酷的弱肉强食呢?你,进化论,将生命从无进化到有,从低级进化到高级的意义在哪儿呢?!

假如你说的对,人类是进化的最高级阶段,人类是进化的最高级生物。好了,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再让人类进化了。进化到愚笨拙脑的人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再让某些人继续进化成大智者、大思想家、大哲学家。进化到最前沿的这一批高级人类,他们的智力太超群,思想太复杂,情感太丰富。他们有足够的思辩能力和智慧,可以参悟出世界万物的奇妙,看透人世间的生死玄机。你难道没有看到了吗?这些进化到了顶层的人类,一旦参透了人生,视世界如粪土,要么看破红尘出家当了和尚,要么看穿了无意义的人生而自我了断了性命。痛苦啊!他们不如那些进化差的人类: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智商不高、缺少心眼、吃饱了就满足的人活得幸福、活得洒脱、更加适者生存

进化论啊,实际上,你也不用非得进化到人类。你看,人比动物活的苦、活的难啊。从体质上讲,人不如任何一种动物更加适者生存,稍冷一下就可能感冒发烧,热了可能中暑;喝一口没煮过的水,就可能上吐下泻。你再看那头猪,体质比人类强多少倍啊,无论严寒酷暑,从不用暖气空调,只身一层皮毛,春夏秋冬,应付自如。吃的无论多烂,喝的无论多脏,身体硕壮,具有超人的适应能力,人可比不上。从精神上讲,人不如任何一种动物更加适者生存,进化到了人,有了思想,道德,审美观,能分辨善恶了。随之而来的却是痛苦多于喜乐,担忧多于平安。看这不顺眼,看那也不公平;为这忧虑,为那担心;吃点小亏就生气,扣点奖金就吐血。痛苦啊。进化论啊,你看,猪没有这些思想,吃饱了上那一躺,没那么多想法。活的多逍遥自在,多清心寡欲啊。即便明天被带到宰杀之地,今天也照样吃喝拉撒睡,淡定坦然。人可做不到啊。进化论啊,我求求你,要进化,也就进化到猪就可以了。无论从体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猪都比人类更加适者生存。如果非要进化,人就向猪退化吧。

进化论啊,实际上,你也不用进化到猪这类脊椎类动物。进化出这么复杂的动物来,五脏六腑,心肺胃肝胆胰肾脾肠,器官复杂而繁琐,互相搭配须协调。零件之多,缺一不可,任何一个器官,哪怕有个不起眼的毛病,都可能连累整体的运作而导致整个生命的终止和死亡。进化到了这一步,器官之多,已经是画蛇添足、复杂冗赘、多此一举没必要了。复杂的机器就不可靠,且容易出故障。进化论啊,你再看那更简单的生物,比如蟑螂,比猪的结构简单多了。你把家里的食物藏的严严实实,它们照样茁壮成长、繁衍众多。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多么毒的杀虫剂,就算你按体重计算下来,使用足以杀死人上百次的浓度,几天以后,你会发现,蟑螂又复活了!科学家的实验证实,一个切掉头的蟑螂仍然可以爬来又爬去,存活七天之久!它吃上一顿,可以几周不用进食。进化论啊,实际上,你压根也不应该进化出像猪那样的动物,它们的适应能力比简单的昆虫差多了。你要是进化,进化到蟑螂就可以了。蟑螂的生存力太强了。如果非要继续进化,就让高级的猪向低级的蟑螂进化吧。因为,蟑螂比猪更加适者生存。进化论啊,你为什么不朝着生命的强者、自然的适者蟑螂进化,却背道而驰、故弄玄虚般的进化出结构如此令人眼花缭乱、复杂繁琐且更加脆弱的猪和人呢?你不怕人们笑话你多此一举,弄巧成拙吗?

进化论啊,实际上,你本不用进化出相对高级的昆虫蟑螂。昆虫由头胸腹三节构成,目标太大,一不小心被人踩掉头,最多只能撑七天,也就活不成了。要进化,你就只进化到单细胞的低等生物、细菌就可以了。细菌的存活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它们遍地都是啊,空气中有,纯净水里有;手上有,嘴里有,(强酸的)胃里有,肠里有;有氧气的地方有,缺氧气的地方也有;别看它们基因数目少,组成简单,比起人的基因组来像一个微不足道的可怜虫,它的效率和能力可让高级的人类相形见绌,自愧不如。它们能用简单有效的方法,用人难以比拟的速度适应自然,应对各种抗生素的打击。你不是看到超级细菌诞生了吗!你不是看到每年还有成千上万的高级人类死于这低级微小的可怜虫吗?所以,进化论啊,你进化到低等的单细胞细菌就好了。它们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适者,理应是进化的终极生物,而不是阴差阳错、颠倒是非地进化成人类。

但是,我还要告诉你,细菌还不算这世界上最神奇的适者,有一种比细菌看上去更简单、更低级的生物,病毒,更是无法对付的适者。人类可以发明各种抗生素击退细菌的进犯,却对病毒没有有效的药物。旧的有天花、流感、艾滋、肝炎病毒,新的有萨斯(SARS)和四不像的H1N1。它们有着生物界中最短小简单的基因组成及结构,然而,它们却变幻莫测,神奇之极,捉摸不定,绝非任何生物可比拟。如果说春晚的魔术大师手中的水杯就可以弄得你魂颠梦倒、百猜不透,毕竟魔术大师本人还能破解。而病毒的神秘,倾注了多少代优秀科学家的前赴后继、呕心沥血,到现在仍然是无计可施。在人类历史中,这些病毒给人类带来了多少次痛苦的经历和咬牙切齿的回忆。在这场惊心动魄(感受过萨斯危机的人理解这样的描述)、你死我活、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中,这两个物种,一个是被人归为最低级的没头脑生物,另一个是自誉为最高级的智能人类,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双方谁也没有胜算的把握。反而是这个最低级的生物屡屡挑起争端,高级的智能人类限于被动防守,手中只有防守的盾牌(疫苗),却没有进攻的长矛(杀死病毒的药物)。

我开始糊涂了,人真是由低级生物进化来的吗?你为什么愈进化愈退化了呢?连你列祖列宗、低级生物拥有的能耐都适应没了呢?进化论啊,你不是说要适者生存吗?你为什么由强者(病毒)到弱者(人类)、反而逆着适者生存的道理进化呢?非要按你所说适者生存进化的话,应该是所谓高级的人朝向低级的病毒进化才是;从器官复杂低效、功能相互制肘的脊椎动物朝向器官简单可靠、功能互补高效的昆虫进化才是;从器官复杂繁琐、缺一不可的僵化冗赘的多细胞生物形态朝向简单灵活、独成一体的单细胞生命形态进化才是。进化论啊,你,如何自圆其说呢?

然而,我还要告诉你的是,只有一样是进化论的终极目标:不进化!因为,进化是一场无意义的行为,进化论本来就是多余,进化出生命的第一天起,痛苦从此就诞生了,它首先面临的挑战就是存活,它要面对饥饿、逆境、天敌等太多的痛苦。生命的产生对茫茫宇宙带不来什么积极的意义,生命的产生对生命自身也没有丝毫的价值,反而带给自己的是饥寒交迫、劳苦愁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生命没有可能,也更没有必要非要逆着对自己不利的大自然环境,自己把自己创造出来折磨自己,并在苦海无边的生命存活中进行逆水行舟式的进化。非要进化?大可不必,因为它即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进化出的低级到高级生物,也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更加适者生存,反而像那九斤老太,一个不如一个的适应这个严酷的自然。地球的空气中充满了氧气(21%),阳光,紫外线。自然的氧化,光线的破坏,温度的冷热交替,足以使钢铁锈烂、坚石风化为沙土,更不用提柔弱细嫩的生命。自然环境不利于生命的存在,更不利于生命的从无到有。要说适者生存的话,由高级的生物退化成低级的生物,由有生命退化成无生命,才富有意义,才是必然。进化论啊,适者生存不是你进化的理由,却成了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何?的把柄。

当今的地球,各种生物千奇百怪,色彩纷呈,至今仍然不断有新的物种才被发现,可谓是生命形式存在的最佳时期。如果现今的自然环境最适合生命存在的话,它一定也非常适宜进化。于是,你若把一块有机体,比如从商场里买到的一块肉放到当今的自然环境中,理论上讲,它本该可以继续进化的,比如,你可以期望它能生长,或许出现一丝生命的苗头。然而事实是,这块肉注定是一个消解消亡的过程,而非进化出一个新的生命体的过程。道理很简单,这块富含各种生命基本元素(蛋白质,脂类,核酸,糖类,矿质营养元素等)的有机体,即便没有细菌的参与,在苛刻的自然氧化,风吹日蚀,冻融交替的物理化学作用下,它的组成成分只有一个宿命:消解消失,从大分子降解成小分子,从有机物分解成无机物,最后变成没有生命的泥土。如果把生命的初始阶段,从无机到有机的过程写成一个化学动态平衡式的话,在这个平衡式的正反两个反应方向上,你不难发现,从无机到有机的正向合成反应要远远难(弱)于从有机到无机的逆向分解反应。也就是说,无机朝向有机的合成几乎是不可能,即便有个把有机分子幸运地被合成,它们会在苛刻的自然逆境下,很轻易分解为无机分子(逆反应)。你绝不会设想无机元素会随机碰撞成复杂的有机分子(正反应)。正如你在商场买到一块肉,把它放在你的汽车后背箱里,在你回到家之前,即便你用作梦才有的想象能力,你也绝不会想象它会进化出一头牛;反而,你会尽快把它煮熟吃掉,免得它腐烂变质。你在实验室里提取到的蛋白质或者核糖核酸,你连想也没想过它们会随着存放时间的延长,自己进化(碰撞)成更长的蛋白质或者核糖核酸链。相反,你所担心的是它们会降解,所以你赶快把它们放在冰上,或放在冰箱里冷冻起来,延缓它们的降解速度。假如有一天,你向你的教授大胆提议:提取的DNA不用再放在冰箱里,因为它不但不会降解,反而DNA链会更容易生长延长。你一定会被提名为下一届搞笑诺贝尔奖的候选人,因为,你的发明不但废弃了基因扩增(PCR)技术,还佐证了进化论的必然。

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为什么我天天重复着将提取的蛋白质或核糖核酸放在冰上、防止它们降解,从不相信它们会反其道而行之的我,却反而轻而易举的坚信它们会进化出新的更复杂的有机体呢?我们是不是常有类似的经历,被先入为主的观念固化了思维模式,对人云亦云的结论失去了诘问的能力?然而,有些问题一旦被提出,答案很简单,不是吗?

陶器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圣诞节,以此文献给那些探索真理的人。

2013/7/5

沿着圣经的道路走(1-7)

点击阅读:

   特拉维夫—特拉维夫老城—凯萨利亚
   海法—加利利湖—提比利亚—迦百农

> 以色列耶路撒冷圣城之(三)
   五饼二鱼堂—约旦河源头—戈兰高地
   耶路撒冷—哭     

   客西马尼园—万国教堂—主哭耶京堂—鸡鸣堂 

   伯利恒—牧羊人旷野教堂—圣诞教堂—苦路—圣墓教堂 

   圣殿山

文章取自:http://oldkids.cn/txwm 作者:童心未泯

2013/7/4

水战,水合 - 以色列(视频)

绿野仙踪 - 水战,水合 - 以色列(上):点击观看

绿野仙踪 - 水战,水合 - 以色列(下):点击观看